您的位置:  足民资讯 > 娱乐 > 114.199.74.24,今日聚焦|孤残青年就业,都有哪些槛?

114.199.74.24,今日聚焦|孤残青年就业,都有哪些槛?

来源:足民资讯 发布时间:2020-01-11 16:29:43 2057次阅读

114.199.74.24,今日聚焦|孤残青年就业,都有哪些槛?

114.199.74.24,主播君的话

残孤儿童长大后怎么办?他们怎样才能自食其力,更好地融入社会?

“这些孩子走入社会适应比较困难,一方面是大多孩子身体不同程度有些残疾,另一方面,受成长环境影响,性格比较内向,缺乏自信。”长期致力于帮扶儿童福利院孩子的刘珂发现,对这些在“大院”里生活和成长的孩子们的最大帮助,不是物质的给予,而是“造血”能力的传输。

他们是生活在各个儿童福利院,年满16周岁,具有劳动能力且将回归社会、自食其力生活的孤残青年。

如何帮助这些孤残儿童在成年后更好地融入社会?

尝试: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帮助他们培养一技之长,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职业方向,才是关键”。

刘珂是天津可发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他的公司为适龄青年提供了不少可供选择的岗位。

早期,刘珂的做法是为天津市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送去衣服、营养品等,帮助孩子们解决基本的生活所需。但是在接触中他发现,“帮助他们培养一技之长,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职业方向,才是关键”。

在一次全国儿童福利院适龄青年就业研讨会上,各地40多家儿童福利院院长和一些企业家协会负责人聚在一起,不少企业协会负责人都表示非常关心从福利院走出来的孤残青年就业发展,愿意提供一些机会给他们。

然而,最开始,他可没少碰壁。

刘珂坦言,自己的企业职工比较多,突然招聘进来这么多残疾孩子,职工和中层管理人员并不容易接受。

比如一个穿着尿不湿的残疾孩子,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味道。“大家很容易远离甚至讨厌这些残疾孩子。”刘珂认识到,要安置好残疾青年就业,首先要从转变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和普通职工的思想意识入手。他引导企业员工要树立大局观念、全局观念,同心协力做好对这些孤残青年的安置工作。

最初,刘珂会在自己的公司提供一些不同的岗位,供这些孤残青年选择。后来,开始为他们量身定做岗位。“头脑清晰、工作能力比较强的,我就安排他做管理工作;善于动脑子分析问题的,就让他做策划工作;动手能力强的孩子就做些具体的事务性工作……”不仅如此,这些孤残青年还能够免费到全国各地学习职业技能。几年来,有去广州学习计算机网络知识的,有去宁波学习制作奶茶技术的,有到天津利顺德百年老字号大酒店学习面点制作的。

几年下来,刘珂的企业安排了全国22个城市儿童福利院的20多名孤残青年。

工作上的问题解决了,刘珂又想方设法给予这些孤残青年更多精神上的关怀。逢年过节,他就把大家叫到一起,聚餐、唱歌跳舞。有时候,刘珂还邀请他们到家里做客。

探索:多方共建孤残青年就业平台

孤残儿童的保障制度基本是针对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孤残儿童,但孤残儿童也会长大成为“大龄孤残儿童”“成年孤残儿童”。

像刘珂这样的爱心企业家在尽最大努力接收安置孤残青年,而作为孤残青年成长的家园——儿童福利院,也在想方设法帮助孩子们提高就业技能。

姜春辉是天津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她表示,近年来,天津市儿童福利院开展了定位准确的社会化培训工作。

在社会能力训练方面,院方增加孩子独立外出、搭乘公共交通、购买图书、衣物的时间和频率,工作人员陪同只负责安全管理,全程旁观,培养孩子独立处理社会事务的能力。在生活能力训练方面,组织待安置儿童前往老师家中,实地开展电器操作、餐食制作等生活培训。

今年毕业季,牡丹江市儿童福利院与中国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协会副秘书长冯立伟取得联系,为两名孩子在天津找到了就业岗位。

今年年初,天津市儿童福利院在申报定点康复医院的过程中,对市属15个区开展了摸底调查,发现天津市近4000名社区残疾儿童不仅有着强烈的医疗康复需求,其中大龄儿童同样有就业方面的需要。

对此,天津市儿童福利院将职业培训与特殊教育有机绑定,设立爱心超市与工作坊,使院内其他有劳动能力的儿童在职业教育中参与劳动,通过手工作品向社会展示自身价值。他们还建立了职业实训孵化基地,拓宽与爱心企业和专业机构的合作范围,建立有针对性的培训项目。

(儿童福利与保护分会成员代表及儿童福利院院长代表前往青年实习就业基地考察)

期待:第三方机构介入

不能把孩子“扔”过去就不管了。工资怎么样、劳保怎么样、孩子培养得怎么样……这些都得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监管。

除了就业,摆在这些孤残青年回归社会面前的另一道门槛,则是住房与户籍问题。

在政府公租房项目中,天津市儿童福利院争取到政策倾斜,与市公安局户籍处取得联系,突破了公租房不能落户的相关规定,保证大龄青年自申请公租房成功后,户籍便可从院方转入公租房所在地的派出所集体户口。

2014年,天津市民政局、财政局、公安局、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残疾人联合会等六个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印发天津市儿童福利机构孤儿成年后安置办法的通知》,自此,成年孤儿社会安置工作正式拉开序幕。

2018年,天津市六部门再次联合出台《关于印发天津市儿童集中供养机构孤儿成年后安置办法的通知》,对福利机构成年孤儿安置工作进一步进行规范和指导。

目前,国家指定的政策法规涉及的孤残青年就业内容,仅简单提及“发展目标”和“策略措施”,迄今为止深入开展社会资源介入福利院内孤残青年就业安置的实务探索很少。解决孤残青年的就业问题只是解决基本生活问题。

多年来,刘珂一直有个烦恼,目前从政府层面没有专门的机构对接爱心企业安置孤残青年就业事宜。

“福利院和企业对接后的服务保障,应该得到完善。”刘珂说,不能把孩子“扔”过去就不管了。工资怎么样、劳保怎么样、孩子培养得怎么样……这些都得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监管。这样不仅会让孩子的“家长”——福利院工作人员对企业更放心,而且对于孤残儿童和企业本身的相关权益都提供了保障。

更多共青团及青年新闻请戳~

天津探索“大中小学思政课一体化”新模式

长期以来,如何把大中小学的思政课讲得让学生入脑、入心,是大家共同关注的话题。能不能找到一个切入点,让大中小学之间能够有机衔接?团天津市委牵头迈出了创新的一步:目前,天津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联合和平区岳阳道小学等,探索通过团队课方式,建立起大中小学思政课一体化建设基地。

90后回乡建孵化器 激活小城文创一池春水

墙上挂着浮雕画、运动室有脚踏车、艺术作品随处可见,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3800平方米的香城文创空间洋溢着艺术与现代的气息,也活跃着一群返乡创业青年。

一年多来,依靠孵化器,一个人聚起一群人,39家创业团队入驻,直接带动就业180余人,逐渐激活当地文创产业的一池春水。

蚌埠:打造年轻人“想得到、愿意去”的“青年之家”

之前,有的“青年之家”虽然建了起来,但要么是位置不得当,要么是内容不丰富,要么缺乏组织保障,很难吸引年轻人聚集,久而久之成了“空架子”。团蚌埠市委思考、探索“先服务青年,再凝聚、引导青年”的工作路径,结合青年现实需求和聚集特点,真正将“青年之家”打造成共青团联系和服务青年人的堡垒。

台州路桥团组织:“青燕计划”助本地人才“燕归来”

2017年,团浙江台州路桥区委成立人才回归项目——“青燕计划”。一年前,当地团组织还搭建成立了在外大学生联合会,一方面为本地青年干事创业搭建平台,另一方面也打算吸引更多毕业生服务家乡经济社会发展。

请不要对儿童使用语言暴力

12月12日,对语言暴力说不——第九个中国困境儿童关注日社会倡导活动暨2019中国儿童福利与儿童保护十大进步事件发布会在深圳召开。本次倡导活动分为线下主题会议和线上宣传倡导两部分。线下演讲探讨语言暴力的表现、对儿童的伤害和发生的普遍性等。线上倡导部分自12月6日至12月12日,开展为期一周的“每天一句正面管教语言”家长打卡活动。

— end —

来源 | 中国青年报

记者|杜沂蒙 编辑|王璐璐 陈凤莉 校审|陈凤莉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万博官网app体育下载

相关新闻